伊之助 技。 【怪物彈珠】嘴平伊之助的最新評價及適合使用的關卡|鬼滅之刃合作

鬼灭之炽天使_第95章 嘴平伊之助_起点中文网_小说下载

伊之助 技

简介 炭治郎参加鬼杀队最终试验时合格的五名同期生之一(但炭治郎完全没有印象),造型为制服上披着三角形图案的黄色羽织,留着金色顺直中短发的圆眉少年。 为人十分胆小懦弱,时时刻刻都认为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为了不要在单身状态下死去,时常纠缠女孩子要对方跟他。 虽然性格不讨人喜欢但心地善良,会为了朋友和女孩子挺身而出。 认识祢豆子后。 最初的发色是黑色,据说有一次躲避爷爷的惩罚时躲在树上却被闪电劈中,从此变成金发。 在过度紧张与恐惧之下会陷入沉睡,却能够变强发挥精湛的剑术雷之呼吸法,但自己不知道这件事情。 虽然目前在雷之呼吸法的6种基本型态当中只习得壹之型的"霹雳一闪",但已有着宛如雷电般快速斩鬼的实力。 日轮刀刀纹是闪电图案,刀锷为白色带金色凸起,刀柄为白色带有金色三角图案,刀鞘亦为白色 由于主角团只有他的刀不经常断似乎也算是最硬的刀。 兴趣是和双六,喜欢的食物是鳗鱼和高级甜点(2017年月刊附赠小公式书中提过若是善逸没成为剑士,就会变得很肥)。 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 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早年 在成为鬼杀队前因被女子欺骗不而得不替她还债,最后鬼杀队的前任鸣柱替自己还了债。 自己 被逼迫成了其徒弟。 最终选拔 本来觉得要死了却撑过训练并参加了入队试验 原本不想参加但被师父打了几个巴掌后才去的,脸上留下了许多巴掌印,之后成功在七天之内存活下来而通过了试炼,后来被发配鎹鸦 其实是麻雀和日轮刀。 此后与师兄发生冲突,离开师傅独自斩鬼。 在一次哭闹要跟路人女生之时却再次遇到了,而要求在他前保护自己。 听到炭治郎说放着祢豆子的箱子很重要后死死的保护着不让敌人触碰,让炭治郎对他有所改观。 柱合会议 因为毒素的原因留在蝴蝶屋修养,为此不得不喝下难闻的汤药。 在蝴蝶屋的女孩们的恢复训练辅助中因为过于流氓被女孩们拳打脚踢。 期间受到血鬼术沉睡,被人入侵梦境,后在祢豆子的血鬼术下苏醒 然后又睡着。 在炎柱炼狱先生的带领下保护了一个车厢的人们。 最后和伊之助协力将斩首。 炼刀师之村篇 对祢豆子克服怕阳光的弱点,以及能够开口说话感到而情绪激动,并擅自随口向祢豆子求婚,然而祢豆子目前只学会叫伊之助的名字,让他气到想找伊之助泄愤。 在之前曾向炭治郎提到过雷之呼吸就是将力量集中在脚底,间接帮助炭治郎追逐并打败。 之后在渡鸦的带领下与等人相遇,在无限城崩坏后利用愈史郎的血鬼术暗中行动。 和鬼杀队的其他成员一起对付无惨,但被无惨的突然爆发打断了腿,在炭治郎醒来后拖住无惨,快要不支前善逸一直受到隐部和愈史郎的治疗,此后在腿伤未愈的情况下反复使用雷之呼吸帮助炭治郎缓解无惨的攻击最后倒在地上。 出现于变成鬼王的炭治郎的幻境之中,在幻境的海洋与其他活着的人们一起用手拉起炭治郎,帮助他摆脱无惨。 在鬼杀队临近解散时看见风柱温柔的摸了摸祢豆子,而祢豆子眼放精光,因此非常生气。 无惨被打败后,和炭治郎、祢豆子、伊之助一起回到炭治郎和祢豆子的家,四人一起生活着。 结局篇 之后善逸写了一本名为《善逸传》的自传,将自己和鬼杀队经历的种种事迹记载其中。 无惨死去多年后,时间点转移至现代东京,育有一个曾孙子和一个曾孙女:我妻善照和我妻灯子 是与祢豆子育有的后代。 善照在整理仓库的期间,发现善逸撰写的自传而感动不已,但是灯子对于弟弟善照深信善逸的事迹感到不以为然。 能力 雷之呼吸 壹之型 霹雳一闪 壱ノ型 霹靂一閃 以连鬼眼都看不见的速度一闪而过的斩击,因为是直线突进技,可以用来瞬间移动,缺点是出招时如果敌人与自己之间有障碍物的话就不得不中断技能。 霹雳一闪 六连 壱ノ型 霹靂一閃 六連 利用周围的地形多次改变方向攻击,此招式是为了弥补一闪一旦被看穿技能性质和轨道就几乎会变得无力的缺点。 出招时周围会响起雷声,就好像雷击落在附近一般。 吉原篇中已经能够使出"八连"。 霹雳一闪 神速 壱ノ型 霹靂一閃 神速 最快的一闪。 但因为对脚会有负担所以只能使用两次。 柒之型 火雷神 漆ノ型 火雷神 善逸自创的一型,速度甚至在壹之型之上、肉眼完全无法察觉的超高速突进斩击。 忍曾向善逸和伊之助表示此为基础的东西,后来炭治郎从炼狱口中得知此技巧是成为柱的入口。 相关歌曲 角色曲.

次の

【怪物彈珠】嘴平伊之助的最新評價及適合使用的關卡|鬼滅之刃合作

伊之助 技

不知不觉,鬼灭之刃已经完结快2个月了。 回顾曾经追更的日子,好像一切都发生在昨天。 鬼灭之刃从开播到完结,带给我们太多震撼和感动了。 鳄鱼老师深入灵魂的画风,细腻的感情描述,至今让我印象深刻。 自从漫画完结之后,我对鬼灭之刃的关注就随之减少。 然而最近我看到了一幅非常有意思的画作,结合了现代时事,让人眼前一亮。 展现了富冈义勇开网课时,鬼杀队新生代剑士在视频前的各种反应,瞬间有一种家里装了摄像头的感觉,无比真实。 01老师富冈义勇 由于特殊情况的发生,今年的学生都在家经历了一段难忘的网课时光。 当鬼灭之刃也加入上网课的行列,鬼杀队新生代明显是学生,而富冈义勇则是众人的老师。 都知道动画中的三人组有多活跃,再加上一个不良少年,让富冈义勇来教他们,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因此网课一开始,富冈义勇就感觉一个头两个大,这届学生实在是太难带了。 02新生代学生 新生代中的炭治郎虽然很乖巧,但是他家里的兄弟姐妹实在是太多了。 当他连上视频后,时不时就会有弟弟妹妹前来围观,根本没有办法安静地听老师讲课。 说实话这一幕很温馨,动画中的炭治郎经历很凄惨,一出场就被迫失去了除祢豆子外的所有家人。 此时此刻看到捣乱的弟弟妹妹,反而有一种很温馨的感觉,仿佛回到了那一夜之前的时光。 伊之助本就是一个不受束缚之人,从小在山中长大,若是让他规规矩矩地坐在屏幕前认真听讲,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他此刻的状态无比真实,很像是班上的有一类同学,下课跑得比谁都快,一上课就犯困,好像老师在唱催眠曲一样。 更有趣的是伊之助身后查岗的童磨,这两人居然凑在一块了,太搞笑了。 我妻善逸是一个除了看美女之外,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干劲的人。 尽管他在危急时刻展现的实力强于众人,可是他畏畏缩缩,胆怯的情绪也是真的。 比起坐在屏幕前乖乖听富冈义勇讲课,还不如让大美女蝴蝶忍、或者是甘露寺蜜璃来上课,至少我妻善逸不会明显的表现出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香奈乎除了不爱笑,性格有点孤僻之外,其他方面简直就是学霸。 从小就被当作继子培养,一开始的实力又强于众位新生代,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所以一群人之中,香奈乎就是最听话的人,一到上课时间,她就乖巧地坐在屏幕前,等富冈义勇老师传授新的知识。 最离谱的就是村田,新生代们好歹按时坐在了屏幕前,打开了摄像头。 唯独他一个人,打开摄像头之后不见人影,只看见一个明晃晃的键盘。 这一幕也刷新了我们对村田的认知,原本以为他会和香奈乎一样,认认真真听讲,没想到还逃课,让人十分意外。 那么在这一群上网课的剑士中,你有没有找到你身上的影子呢?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次の

【怪物彈珠】嘴平伊之助的最新評價及適合使用的關卡|鬼滅之刃合作

伊之助 技

炭治郎同期的鬼杀队剑士。 头戴灰色的山猪头面具,腰间披鹿毛、脚边披熊毛、上半身赤裸身材魁梧的少年,仅下半身穿着鬼杀队的队裤。 精通二刀流。 在山中长大的伊之助有着异常的"触觉",能够感知空气的摇动。 没有培育师指导,抢夺了鬼杀队队员的刀并通过最终选拔而入队的奇人。 过去独自一人在山中生活,爱好是和野兽比力气。 因为缺乏常识,对人的温情感到困扰、难以理解,但随着和伙伴们相处,伊之助逐渐理解了人类的感情。 口头禅是"猪突猛进",虽然有着不服输的性格,但是意外的很玻璃心。 虽然经常叫错别人的名字,但实际上他都有好好记住。 能力设定 使用的是自创的兽之呼吸,被鬼杀队认定为是风之呼吸的衍生流派。 虽然只是单纯的斩击,但伊之助在配合自己的身体能力与全集中呼吸使用时会有着如野兽般强大的威力。 招式名称方面,攻击招式以"牙"来命名、辅助招式则以"型"来称呼。 只要集中注意力,就连空气中微弱的动摇也能感知到,不用通过直接接触便可捕捉到对方的位置。 双手同时高速回旋两把刀,以剑锋形成护盾,抵御敌人的远程技能。 将两把刀用力投掷出去,刀刃由于高速转动而有着极强的冲击力。 曾用这招帮助栗花落香奈乎最终砍下了童磨的首级。 柔韧度 嘴平伊之助年幼时,他的母亲嘴平琴叶因为忍受不了丈夫和婆婆的家暴,于是就带着当时还是婴儿的伊之助离家出走了。 由于琴叶唱歌甜美、性格可爱等原因,童磨原本一直不打算吃掉琴叶母子,甚至还想过让他们就这样陪着自己,直到他们寿终正寝为止。 但在某一天,童磨被琴叶正面撞见了其吃人的现场。 童磨虽然试图解释,但察觉到了童磨本质的琴叶并没有相信童磨。 为了保住伊之助的性命,琴叶选择了出逃,结果却迷路到了一处悬崖边上。 最终,琴叶不得已将还是婴儿的伊之助丢下了悬崖,并让其沿河漂流而走,自己却被随后追上来的童磨杀害。 后来,伊之助侥幸得到了一头母野猪的抚养,才得以存活下来。 少年时期 在接到任务后,伊之助独自进入了鬼之家,执行灭鬼任务。 正当伊之助在思考该如何找到目标时,闯进宅邸的善逸却意外地和他撞到了一块。 透过走廊感觉到附近有目标的伊之助随即便兴奋地冲出了房间,并沿着走廊一路飞奔,径直冲入了响凯和炭治郎所在的房间。 但不懂得为人处世的伊之助在冲入房间后便毫无顾忌地踩在了幼小的照子身上。 在劝阻无效的情况下,愤怒的炭治郎随即就将伊之助摔飞了出去。 而伊之助也因此对炭治郎产生了兴趣,便连身旁的响凯都不顾及,转而开始攻击炭治郎。 但是,伊之助很快就因为房间位置再度被响凯的血鬼术打乱而被转移走了。 在响凯被炭治郎斩杀后,伊之助凭借自己的触觉感知到宅邸内的鬼已经全部被消灭了,所幸便直接返回了屋外。 随后,伊之助从炭治郎放在鬼之屋外面的箱子中察觉到了来自的鬼之气息,随即便意图斩杀箱子里的祢豆子。 然而,善逸却死死地护住了箱子,不让伊之助触碰。 原来,善逸之前就听炭治郎说过,放着祢豆子的箱子对他来说很重要,因此即便早已知道里面装着鬼,也要拼了命去守护它。 为此,伊之助不断地对善逸施暴,试图将他从箱子旁挪开。 不一会,炭治郎和照子在救出了清之后回到了屋外,并发现了正在被打的善逸。 为了保护妹妹和善逸,炭治郎随即便意图阻止伊之助,但伊之助因为不谙世事而只想着和炭治郎较量。 在战斗中,伊之助的攻击角度低得异常,被炭治郎评价为"就像是和一只四脚兽在战斗"一样。 同时,伊之助在战斗时丝毫不顾及自己身上的伤。 于是,炭治郎为了让他冷静下来,便使用头槌直接制裁了他。 而伊之助的头套也因此落下,并露出面具下那张如同女孩般漂亮的脸。 紧接着,伊之助就因为被炭治郎的头槌锤成了脑震荡而陷入昏迷。 醒来后,伊之助立马就又开始大吵大闹地追击着善逸,意图与他分出个高下来。 在埋葬鬼之家中的死者时,伊之助因为不理解这么做的意义而不愿帮忙,但炭治郎却误认为伊之助是因为受了伤而帮不了忙,便让他好好休息。 觉得自己被看扁了的伊之助,一怒之下就迅速将所有的死者都统统埋葬了。 之后,在下山的途中,炭治郎得知了伊之助是在山中长大的孤儿。 为了让伊之助不再寂寞,炭治郎因而下定决心要和他成为朋友。 不过,伊之助因为一直叫不对炭治郎的名字,便再度与炭治郎争执了起来。 到达藤之家后,由于之前输给了炭治郎的头槌,伊之助便在养伤的同时,一直故意地挑衅着炭治郎。 但炭治郎却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自觉,因此伊之助对其的挑衅一直对其完全无效。 在养伤期间,由于藤之家的家主一天婆婆总是的不经意间就在身旁出现,因此能够通过触觉轻易察觉他人接近的伊之助总认为她是个很可怕的人。 那田蜘蛛山篇 在接到任务后,伊之助与炭治郎和善逸一起离开了藤之家。 在离开前,一直在山中长大因此缺乏世间常识的伊之助对于一天太太的温情感到十分困扰,也无法理解一天太太为众人献上的驱邪花火的意义。 在到达目的地后,善逸由于害怕山里的鬼而不敢前进,伊之助便率先和炭治郎进入了那田蜘蛛山。 期间在炭治郎表明能和自己一起行动会感到很安心、并对自己表达谢意的同时,伊之助想起了一天太太对自己的温情。 虽然还不怎么能理解其中的含义,但伊之助明白,炭治郎和善逸一定都是非常在乎自己的好伙伴。 随后,二人遇到了同是鬼杀队队员的村田。 村田见两人是低等级的剑士,便表明两人就算过来也帮不上忙。 觉得村田很啰嗦的伊之助于是便直接揍了对方一拳,并要求对方讲明状况。 但是,幸存的鬼杀队队员们全都因为没有利用价值而被蜘蛛妈妈杀死了。 察觉到了炭治郎的怒火的伊之助,第一次理解了重视之人的生命被夺去时的愤怒。 随即,伊之助和炭治郎便联手将蜘蛛妈妈及其傀儡全部斩杀。 之后,继续深入的二人遭遇到了蜘蛛一家中的"姐姐"和"爸爸"。 紧接着,炭治郎被蜘蛛爸爸用树干打飞,伊之助便单独留下同蜘蛛爸爸交战。 尽管一开始伊之助和对方不相上下,但很快对方便完成了蜕皮而战斗力大增。 最终,伊之助被蜘蛛爸爸打败并被其抓住,险些被其杀死。 在走马灯之中,伊之助看到了母亲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而将自己投入河中飘走的记忆。 看到义勇轻易地就将自己完全打不过的对手斩杀的伊之助,对义勇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为了要和义勇较量,伊之助便开始大吵大闹。 觉得烦躁的义勇所幸便将他绑起来吊在了树上,放置不管了。 眼见自己完全打不过的对手被他人轻易击败,情绪低落的伊之助因此开始觉得自己很弱,什么用也没有。 但是在看到火车时,伊之助因为从来没见过火车,而将其视为了某种动物。 在梦境之中,伊之助梦见炭治郎等人都变成了动物 炭治郎为狸猫,善逸为老鼠,祢豆子为兔子 ,而自己则成为了几个人中的老大,一起在洞窟中进行着冒险。 之后,魇梦命令几个人类部下通过绳子侵入了众人的梦中,企图破坏其无意识领域内的"精神之核",意图使众人变成废人再杀死。 但由于伊之助的自我意识过于强烈,因此其本人出现在了自己的无意识领域内,并袭击了入侵者 善逸也是如此。 随后,魇梦的血鬼术被祢豆子的血液化解,伊之助便和其他人一道在炭治郎的呼唤下醒来。 醒来后,伊之助和炭治郎一同攻入了列车的头部,意图斩杀魇梦。 在此期间,伊之助带着的头套使得魇梦的血鬼术无法对其生效。 经过了一番漫长的苦战,杏寿郎在深受重伤之际,依然拼尽全力钳制住了猗窝座,但猗窝座因黎明将至,不得已自断双臂逃离。 最终,除了杏寿郎本人之外,整辆列车无一人身亡。 随后,在炭治郎和善逸因杏寿郎的牺牲而哭泣、并对敌人的强大感到迷茫时,伊之助训斥二人不要因敌人的强大而丧失信心,只需要思考如何回应杏寿郎临终前的期待即可。 尽管嘴上那么说着,但伊之助也还是第一次因为伙伴的逝去而难过的嚎啕大哭。 之后,伊之助被天元变装成了游女"猪子"。 在进入吉原后不久,伊之助便因为浓妆之下的漂亮脸蛋被吉原著名的青楼"荻本屋"的老板娘识破而被对方买下,但也因此顺利地卧底进了"荻本屋"。 于是,伊之助便破门而入并打算沿着其气息追击,但因为青楼客人的阻挠而失败。 在善逸被堕姬绑走后,伊之助见炭治郎一直没来会合,便独自通过气味找到了堕姬的缎带分身遗留的洞口。 接着,伊之助卸掉了部分身体关节,利用"缩骨术"顺利地潜入地下并救出了天元的妻子槙与、须磨和之前被绑走的善逸。 在同炸开地面进入地底的天元会合之后,众人便前去帮助正和堕姬本体交战的炭治郎。 跟不上天元速度的二人,比天元要晚到了一步。 随后,在与妓夫太郎、堕姬兄妹的战斗中,伊之助在善逸与炭治郎的掩护下顺利地斩首了堕姬,但上陆兄妹如果不被同时斩首就不会消失,因而并没有什么作用。 随即,伊之助便被妓夫太郎用毒镰刺穿了胸口。 千钧一发之际,伊之助主动地移动了内脏的位置,从而避免了关键的内脏为毒素所侵袭。 之后,在炭治郎反击妓夫太郎后,伊之助和善逸也开始一起围攻堕姬。 最终,在炭治郎觉醒了斑纹并斩首了妓夫太郎的同时,伊之助也和善逸联手将堕姬斩首。 尽管体内的血镰毒素全部都被祢豆子的血鬼术清除,但伊之助和炭治郎还是因为体力过度消耗而陷入了昏迷。 不过,在此之后,伊之助比昏迷了整整两个月的炭治郎提早了一周醒来。 在探望炭治郎时,伊之助像一只蜘蛛一样地趴在天花板上突然出现,将众人都吓了一跳。 由于之前从其他人口中得知忍曾经说过,"自己和蜜獾一样对毒素有着极强的抵抗力",伊之助因此误认为自己是不死之身而洋洋得意。 但随即,伊之助就被神崎葵训斥了一顿,并被其指出:忍同样也说过,"尽管伊之助对于毒素有很强的免疫力,但与此同时药物也对其难以生效。 " 之后,在炭治郎进行休养时,伊之助向其表明:自己之所以能避开妓夫太郎的毒镰造成的致命伤,是因为自己能够通过触觉感知杀气。 同时,由于这一招对藤之家的一天婆婆并不管用,伊之助因此认为一天婆婆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锻刀人之村篇 进入无限城后,伊之助追着鎹鸦进入了莲花池,并在在香奈乎被童磨夺去日轮刀、逼入险境之际乱入了战场。 在得知忍被童磨杀死之后,发怒的伊之助对童磨发起了猛攻,并抢回了香奈乎的日轮刀,但自己的野猪头套也同时被童磨抢走。 露出容貌的伊之助,随即便被童磨认出了身份:他正是过去曾被其吃掉的信徒琴叶的儿子。 尽管伊之助声称自己是没有父母的野孩子,但童磨随后说出的话却不断地刺激着自己的记忆。 最终,回想起了与母亲有关记忆的伊之助,终于察觉到自己之前在走马灯中所见到的女人正是自己的母亲琴叶。 自己的母亲和重要的伙伴都被童磨所杀,伊之助因此愤怒到了极点,并和香奈乎联手对童磨展开了进攻。 但童磨身为上弦之贰,拥有极其强大的实力,即便面对两人的联手攻击也丝毫没有荒乱,一直轻松地应对着。 两人因此和童磨制作的"结晶之御子"陷入了苦战。 之后,童磨由于忍体内的70倍致死量的藤花毒素开始在其体内发作,因此身体开始融化,且无法再继续维持精准的血鬼术,实力大减。 紧接着,伊之助在同一时刻使出了临时想到的"爆投裂斩",将两把日轮刀甩在了香奈乎的刀上,最终帮助其成功斩首了童磨。 在童磨被消灭之后,伊之助在庆祝其死掉的同时,也因为一直认为自己是被母亲抛弃的、不被母亲需要的孩子而死命不承认自己有母亲。 但在回想起炭治郎说过的话,回想起母亲琴叶的温柔后的伊之助,发觉自己其实是一直被母亲深爱着的。 接着,伊之助第一次怀着思念和悲伤,因母亲的逝去而持续的痛哭着。 此刻,伊之助终于从一只什么都不懂的野兽,完全转变为了一个真正能够理解情感的人…… 随后,伊之助在与香奈乎一同追寻的下落时,意外地和已经击败了狯岳的善逸与村田会合,并一起行动。

次の